《瘋狂欲望》記144絕筆&重生完結章及《瘋狂欲望》最新章節在線閱讀
讀者小說網
讀者小說網 穿越小說 重生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官場小說 架空小說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校園小說 網游小說 競技小說
小說排行榜 推理小說 同人小說 經典名著 耽美小說 科幻小說 綜合其它 熱門小說 總裁小說 靈異小說 鄉村小說 短篇文學 重返洪荒 官道無疆 全本小說
九星天辰訣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罪惡之城 官路紅顏 雄霸蠻荒 蒼穹龍騎 孽亂村醫 絕世武神 神武八荒 主宰之王 女人如煙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讀者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瘋狂欲望  作者:戈薇 書號:48639  時間:2019/7/10  字數:14017 
上一章   記144 絕筆&重生(完結章)    下一章 ( 沒有了 )
  (文中邵太太說的用黑框圈起來的話,不用細看)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漆黑不見任何事物的黑暗中,漸漸飄出這樣童稚卻引人哀傷的哼調。薛染離混沌的意識,漸漸有了焦點。

  她從沉睡中蘇醒,卻又覺得自己還沒睡醒,因為她發現自己飄在空中,懵懂的視野中,只能看到一點渺小遙遠的光。她便朝那光飄去,因為她潛意識中覺得只有到了那里,自己才能從這漆黑的夢中蘇醒。

  可當她真正來到時,卻更感到惘與困解了。

  那是塊散發著瑩瑩綠光的草地,就像漂浮在黑暗中。地上,扎著一棵巨大而蒼老的桃樹,一汪清澈的池水倒映出根本不存在的藍天,就像古談中,縹緲幻絕的桃花島。

  我是不是,來過這里?

  這樣琢磨著,那悠揚的哼調是越來越近了,于是她回頭困解的看著那扎著兩只丸子發髻的小女孩:“你小姑娘…你是誰啊?”

  小女孩依舊討人喜歡的嬉笑著,她繞著薛染蹦蹦跳跳,最后跳到她的肩頭,搖頭晃腦:“你是不知道我是誰,還是忘記了你是誰?”

  我是誰…

  對啊,我是誰,又為什么會在這兒?

  她的思維陷入混亂,沒看到小女孩收斂了嬉笑,眼神出這個年紀不該有的復雜與難為。小女孩抬頭望向天,那里什么也沒有,僅是黑暗,她水靈靈的大眼睛里,卻倒映出一副宏偉龐大,包裹在黑霧閃電中的黑色大門。

  還有站在門口,渾身鐵鏈,低頭面無表情的“他”

  她在無間血海中等待了三百年,她終于要得償所愿,他們要團聚了。

  該開心嗎?可是…

  小女孩皺起白皙的小額頭,看向惘的咬著指尖的薛染,心底涌起濃烈的痛苦。

  可這一次,難道真的不會又是作繭自縛嗎?

  但就算是又如何!三百年了,投胎都放棄了,她再也等不了了!

  正這樣矛盾的想著,她忽然看見,一個像叫花子般頭發與衣衫皆灰沉,背駝到近乎九十度的老太婆,拉著另一個身形渙散透明,眼神枯寂無光的老人走來。

  媽媽…

  “媽媽?“

  小女孩這樣驚叫著,當她看見老人沖老婆子點點頭,將自己一縷頭發削下,眼神憐愛的放進薛染額頭,薛染眼神頓時呆滯如石像后…

  她出了血的眼淚:“媽媽,為什么?那是你積了一生的業,那能讓你換來下一生的氣運!你為什么給她?我等了他三百年…你為什么不成全我!”

  老人沒有理會她,只是靜靜的,看向薛染額頭,那里有汪幽紫的水,越來越大,越來越亮,翻涌起驚濤駭

  ----

  “小染!”

  “啊?”我倏地被這道嘹亮的喊叫嚇醒,搖搖頭,困解的看著正緊掐我肩膀的薛英嵐:“怎么了,姐姐?”

  薛英嵐臉色很蒼白,咳嗽幾聲后,蹙眉擔憂道:“是你在干什么?睜著眼睛,一眨不眨愣了十分鐘了,你在做夢嗎?兔眼睛?”

  薛染搖搖頭,她也不知自己怎么了,但大抵只是發呆罷了。

  她看向四周,這里是港城姬江下游,那棟被裴東生前重金買下并掏空的紅色塔樓。她咬咬,下意識撫摸著眼前冰涼的水晶宮墻壁,望著里面晶瑩剔透的兩幅棺,低聲道:“還沒運過來嗎?”

  “空運尸體,就算是自家私人飛機也得辦很多手續,是需要些時間。”薛英嵐掐了掐鼻中隔,蹙眉道:“裴東太霸道了,就跟以前一樣一點也沒變過!但他怎么能這樣?我剛聽碼頭吳老板說了,說他十天前就來過這里一趟,要求手下在棺里安裝好冷藏設備。那他,應該是在那天就已經做過全面檢查,知道自己馬上要病發了!為什么不告訴你?就是不想讓你在這十天過的難過?”

  “可他有沒有考慮過那種突然而來,你能否承受的住!”

  我沒回答她,我什么想法都沒有了,腦袋里面,空的,我下高跟鞋,不想這讓他長眠之所沾星點骯穢,我緩步走了進去,輕輕撫摸透明的棺,默了晌,抿一笑。

  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笑,大抵是因為看見那棺蓋上隱秘處被誰偷刻了只史努比,我覺得他看見的話絕對會氣的跳起來。

  我希望他現在就氣的跳起來!

  咬了咬,心底更難受了,我剛想轉身離開,垂下的手掌,卻在觸碰到了一個淺薄的硬物。

  這是什么?

  我困解的拿起那張硬紙片看了看,眼神與表情,頓時石化了。

  【染染。

  當你打開這封信的時候,也許你仍舊不愿意相信,那作為你的丈夫,就由我親口告訴你,我,已經死了,不要再做那些又傻又天真的事,那不能讓我蘇醒。

  盡管,你可能并沒有,因為再不想承認。

  我知道你跟著我這么多年,已經長大了。

  我不想你長大。

  那對我,是此生唯一的失敗,此生唯一能留在心里面的痕。

  我裴東很難去愛上一個女人,愛上了,我就要她比誰都過的幸福,就像被寵壞的小公主,永遠任,永遠天真,永遠安枕無憂。

  可我沒做到,我就是你的痛苦,正好像你是我的悲歡喜怒,你取代了我一切看重與不看重的全部,所以動這筆時,我此生第一次有了失去全部的覺悟。

  但我并不是徹頭徹尾的失敗。

  因為我知道,現在正有個傻瓜在為我流淚。】

  “薛染!”

  封奕沉的聲音突然自身后傳來,我沒轉身,他蹙蹙眉頭:“東哥尸體已經運到外面了,你別愣著,想想怎么:另外,我聽司機說你中午去藥店了,你干嘛去了?”

  我沒回答他,只是依舊怔怔望著那頁有些曬黃的紙,被眼淚一滴滴打

  【染染,我不能夠知道你現在是怎樣一種感覺,不如告訴你,我是什么感覺?

  但我好像沒這東西。

  我殺了自己親弟弟,死了最初扯動心扉的女人,那種錯,那種疼,讓我將自己埋在腦海深處的棺材里十幾年。狹小空間,痛苦擁擠不堪往四壁蔓延,我出不去,我埋葬了他們,靈魂也早已埋進土下。

  可是,你卻成了我的感覺。

  如果我們去海邊,你就是地平線吹來的第一縷海風,很慢熱,很耐聽。

  如果我們爬到山巔,你就是我的喜馬拉雅,生命的至高點。

  如果,我們遭遇危險,你就是我的仇恨,你就是我的心疼,是代表我心臟還在跳動的,還活著的溫度。

  我舍不得這溫度,我愛你,我從沒有過的想跟一個人長相廝守,歲月漫漫。十年…

  十年太短了…

  也太快了…】

  “是遺書?”一張白皙的手搭在我肩頭,戈薇剛從外邊進來,滲著汗珠的臉湊近,她僅瞟了幾眼,便眉梢緊簇,猶豫了會兒才說:“小染,我不該在這種情況說這種話加深你痛苦,而且也不夠雅;但我還是要告訴你小染,我聽汪琴那小姑娘說,說她回泰國前住你們別墅那幾晚,每夜都被你倆那動靜鬧得睡不著覺…”

  “可裴東官能神經消失了啊?他沒有感覺!如此…他竟然對你還能如常的硬起來…他到底,有多愛你?”

  心底咯噔一下,就像心被斷了;那紙面的字體,也便更鋒利如刀,一顆顆從眼睛飛進心腔,穿透,割裂。

  【但,命數是饒不了人的,我造過的孽太多,現在收我,已算太慢。

  我只要你答應我一件事,染染。東染公司,本就是為了你而建造,這頁紙下著真正的遺書,一切一切,毫無疑問都屬于你跟秉書,喪宴,媽媽,你姐姐,奕沉汪琴,你信賴我也信賴的人,都可以請,其他人誰也不要;因為除過裴少華,其實我還有三位姑姑與一個舅舅,甚至那個生下我的女人,也還存在,但我是天煞孤星的命,我很孤獨,我不否定我孤獨,媒體大抵會籍此給我留下壞名聲,但罷,我在乎的只是他們來會讓你不舒服。

  對秉書,我倒沒什么話講,他還小,這很好,就讓他盡快的忘掉我,我不想你睹人思故。那么,會有一個人替我照顧你,他要比我溫柔,給你溫暖療傷;他要比我霸道,跟我一樣哪怕棋局盡毀不容你傷心難過;他要比我更仔細,更耐心,人生很多有趣快樂的角落,我沒機會陪你,他要替我不耐其煩陪你一遍遍,又一遍。最后他會從你的微笑,懂得我的感覺。所以染染…

  所以…

  所以…

  不要,再他。媽的忤逆我!

  我最后的心愿,就是我的染染,是讓你答應我,不要葉落無聲,花自殘。

  還記得我說我死后,你也一定要葬進我的墓里,你是我的?

  多可笑,你給我好生的活著。

  除非你想叫我死不瞑目。

  那樣我的墳冢也不再收你。】

  我軟軟的倒在地上,嚎啕大哭,戈薇蹙眉將遺書奪過去不準我再看,余下那些文字,卻依舊如烙鐵,一枚枚燙在心臟上面。

  【最后,還有要代的是,我聽說人的細胞,是有記憶。

  每當遇到開心,或者難過的事情,它們會默默記下,成為細胞的記憶。但細胞在不斷的死去,記憶,就會不斷的忘記,如果同樣的感覺不再出現,那段記憶,也就不復存在了。

  把我的尸體,冷凍起來。

  我不想忘記你。

  死神也沒資格讓我忘記你。

  而你,也不要奢想下輩子,我要這樣耿直的告訴你,我不想再有下輩子了。

  這輩子沒照顧好你,我沒勇氣重生;就像我并不想投胎,我不會喝下孟婆湯。

  我會化作你的影子,我不相信那個“他”會保護好你。

  我會成為你的心跳,那是我最強大的力量。

  我就是你的呼吸,我如影隨形,別怕,我永遠在。從別后,憶相逢,便罷,總之,總之…

  我舍不得你,染染。

  我愛你…

  染染,你不知道我有多愛你!

  所以對不起…

  對不起…

  幾回魂夢與君同,猶恐相逢,是夢中。

  ——裴東,絕筆】

  “小染!”戈薇劇烈的推搡,叫我模糊發昏的視野,有了焦點,她深蹙著眉喊:“你這是怎么了?怎么嘴越來越白了!”

  我沒回答,我心疼至極的撫摸那水晶棺,好像能看見他躺在里面,平靜的臉龐

  。我喚來封奕沉,顫聲的問:“阿奕…你告訴我,阿東他在世上,是不是真的已經沒有敵人了?”

  “為什么問這個?”封奕沉蹙蹙眉,沉悶道:“東哥一直特別狠,棋盤上的對手除過兒都會遭到趕盡殺絕;而且裴少華始終還是有些人的,他昨天親自開車帶著二十卡車花圈與靈位來公司,他告訴我,東哥臨死前都沒有出賣他,他死后,沒有敵我,只有叔侄,他會擺正自己的位置,誰敢碰你們跟東染,就是在他頭上動土,找死。“

  好…很好…我淚笑著點頭,我默默掏出手機,打通電話。

  “喂?”祝華晟苦笑的聲音:“是錯過航班了,但你別著急啊小染,我馬上就過來了。”

  “沒關系。”我搖搖頭,邊笑邊哭看著錢包里圓圓的照片,邊道:“我是想問你,你還恨阿東嗎?你已經知道,你爸爸的失蹤乃至死亡跟他沒任何關系。”

  祝華晟默了晌,道:“我肯來幫他抬棺,你說呢?自他兩年前來北京肯拉下顏面拜托我幫忙后,我早就釋懷了,往后再敵對,僅是商界的博弈。”

  “那你…”我哽咽的肩膀搐:“那你,是圓圓的干。爹,你告訴我,你會不會對圓圓,如親兒子一樣撫養?給他足夠關愛,給他好的生活,給他優秀的教育…你告訴我?”

  他好像很困解,思索半晌,很低沉道:“當然會。”

  啪~

  剛聽完這三個字,剛出安心的微笑,手機,便被戈薇猛地奪過去;她瞪圓眼睛,死死盯著我藏在背后的左手:“那是什么?阿奕!你快看看!”

  封奕沉聞言臉色嘩變,立馬一把推翻我,從我手中奪走那已經扎進血里的針管后,他煞白了臉,踉蹌后退。

  “蓖麻素…是毒藥!”

  “什么?”所有人的面色,都在那瞬間煞白,薛英嵐一瞬便掉出眼淚,倏地撲在我旁邊:“你這是干什么…小染,你為什么這么傻!?你怎么能自殺,他想你活著,你不知道嗎!?“

  我沒回答,封奕沉瘋了一樣沖門口手下嘶吼,眼竟紅了;我推開了薛英嵐,步履踉蹌,走向門外,因為我感覺到了,他來了。

  于是,推開木門,他果然就靜靜的躺在擺在石頭地面上,那張同樣透明的棺材里面。

  他好像一點也沒變,他蒼白的臉依舊那么英俊,就像他還活著時一樣,眉心透著股桀驁霸道;他雙手靜靜護在口中央,無名指上,依從曾對手下的囑咐,沒掉婚戒。

  “阿東,你在那里,很寂寞吧?”

  我已經麻痹的手,緩慢抬起來,又抓住他的手,徐徐撫在我臉頰摩挲。我覺得,并沒什么不同,他活著時候,手也很冰冷,他走了,只要還在我身邊,卻依舊給我舉世太平的安全感。

  我著眼淚笑,我從皮包,顫抖的掏出那幾顆一直保留的糖果。我想,它們應該已經變質了,但又覺得,它永遠都會很甜,它是裴東對我的愛,怎能不甜?

  我推開淚面說不出話,只能對我不斷搖頭的薛英嵐跟戈薇,我笑著剝開了糖皮。

  一顆放進他嘴里。

  一顆自己含著。

  然后靜靜俯在他的膛,忍著一波比一波強烈的絞痛,嘴角凄涼的揚起,聆聽那不存在的心跳。

  我來了,阿東。

  你等我…

  等我…

  ----

  “嘩~”

  一道強光閃現,就像一道雷霆,劈進了薛染的腦海,叫她猛然睜開眼睛。

  她看著眼前的小女孩跟老人,巨大的桃花樹與一汪清池,深深皺起了眉梢。

  她已經有點分不清,到底哪個是夢,哪個是真,或者,全是夢?

  “記起來了嗎,寶貝?”熟悉的聲音傳入耳朵,讓薛染潤了眼:“媽…你是媽媽?”

  該死的,自己剛才,竟然沒認出她是媽媽,到底怎么了?

  媽媽慈祥的笑著,她沒有說話,只是用手指了指旁邊;薛染便看過去,她看見熟悉的小女孩就在身邊,面前站著的人,讓她心口劇烈震顫。

  裴東…

  裴東!

  她撲了過去,卻徑直從他身上穿過。

  薛染頓時慌了,眼淚涌而出,她隔空撫著他面頰,撕心裂肺的哽咽:“媽…你告訴我,我沒有在做夢!?你告訴我啊!”“求求你媽媽,你別讓我醒!”

  邵琬貞,蹙了眉梢,她什么也沒說,揚手往薛染臉上一揮,薛染眼神便呆滯了,什么也看不見,什么都聽不到。

  而其實裴東,也并看不見她。

  在他視野中,這里只有那個小女孩而已,他平靜的與她對視。

  “媽媽對我這樣,你也如此?“小女孩冷冰冰的表情”她剛上來你就強迫她喝了孟婆湯,可你自己為什么不喝?你是我的怨劫,你喝了,怨消了,我們就能一起去投胎了!”

  邵琬貞旁邊那個老婆子,聞言不知為何蹙眉搖了搖頭;然后她拍了拍邵琬貞的肩膀,留下記號般黑色的手印,便像一股霧氣一樣,散掉了…

  “你說話!”裴東沒反應,小女孩咬著下哭了出來:“為什么不說話?當初不是那么愛我?現在連聽到你聲音也不可以了!?”

  裴東眸底閃過焦慮,他蹙著眉薄微張:“你是我的債,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給你。”

  “我要你的心!那代表情。的三魄!我要你親口告訴我,我愛你死心塌地,你卻原來一直在騙我!”

  裴東鼓了鼓腮幫,他猶豫了兩秒,然后深沉的凝視著她,手放在膛,竟然掏了進去!忍著那被火灼燒一樣的劇痛,他硬生生掏出了三顆不斷跳動著的血粼粼的心臟。

  那是他的魄,是他現在的生命。他掃了眼自己透明許多的身體,面無表情的伸手給了小女孩:“拿走吧…我也想知道。”

  小女孩愣了,旋而眼淚更如大雨瓢潑。她揣摩著那三顆心臟,眼前這個男人曾對她的愛有多真摯,是如火爐般燙著她的手,那卻只能叫她,更幽怨委屈。

  “是真的,真的…“

  “可已無情之心,我要來何用?為什么?裴東你告訴我,你為什么放不下她跟我走,照顧我,保護我,這難道不是你當年最想做的!”

  “是!”裴東突然冷喝,眼神焦灼:“但不是現在。”

  “染兒…你是我第一個愛的女人,就算現在,我對你的感覺如初。但,你走了,你明白嗎?就像你沒走,我絕對不會愛上染染!對她動心那一秒開始,代表著被我壓抑在心臟里那個裴東已經死去了!這是我最負責任的做法,你可以當這算我薄情…”

  “但她并不是你的替代品,染兒。”

  嘩啦~~

  一道閃電,從漆黑中閃過,厚厚的烏云短短幾秒凝聚起來,卻沒有雨下。小女孩踉蹌后退幾步,怨念更深了。她咬著,皮膚開始潰爛,眼角溢出血的淚;她身后的桃樹與草坪與陽光,眼可見的黯然,然后枯萎,繼而開始腐爛,一雙雙血模糊的手,從地下鉆出,緊抓著她的腳踝…

  “寶寶…”

  邵琬貞望著她,哭了出來,她想救救她,卻無能為力;裴東同樣凝視著她,眸底閃過徹骨的痛苦與焦灼。他冰冷著表情,忽然闔上眼皮,身軀也便隨之冒出股黑霧,就像凌遲那般、魂魄離的極痛成百倍的翻涌。

  小女孩的血淚倏然停止,她怔然的望著裴東,木納低喃:“你,在干嘛…”

  “裴東你瘋了嗎?你為什么要招“它們”過來?你會被噬的!你想叫我看你魂飛魄散嗎?你混蛋!“

  “因為你說,我是你的怨結?”裴東靜靜看著她,忽的,抬手撫摸她頭頂,瞇眼人的微笑:“乖,別管我,快去投胎。”

  投胎…

  小女孩怔怔望了裴東幾秒,三百年都沒有過的心疼涌入五臟六腑。她忽的咬牙,身體竟然一分為二,然后又各自生長成完整的模樣。

  她死去很久,怨念很深,裴東并沒能力看到她這一系列動作。分裂出的小女孩眼神難過的看看渾然不覺的他,然后瞥向邵琬貞道:“媽…”

  “你們值得嗎,為了她?”

  一個為了她喝孟婆湯,盡快投胎,硬生生吃了她執念的那一魄,把自己淪成惡鬼,喪失了投胎的機會!

  一個耗盡了善良一生積下的業,也許下一輩子,又會嫁給個負心人!

  為什么,為什么都對她那么好?值得嗎?

  邵琬貞,知道自己女兒在想什么,她很慈祥的笑笑。兩只手,一高一低,撫摸著兩個女兒的頭頂,說:“你們都是我的寶貝,都是我的染染,沒有什么,是不值得。”

  “可她很自私!你看到了嗎?裴東是死了,但她還有孩子在啊?誰給她自盡的權利!?”

  邵琬貞聞言,看了眼面孔呆滯的薛染,她想起就在自己去世前三個小時,沈醫生來找她,讓她好好開導開導自己女兒。因為沈醫生在為她全身檢查時,發現裴東死后,她的生理分泌,已經嚴重失衡了,是已經超過雙相障礙的界線。也就是說,白天時她平平淡淡的模樣,是裝的,晚上,她肯定會自己躲起來又哭又鬧,眼睛里會看到幻想出來或溫暖或可怕的人與物;早晨,極度壓抑的心理,會讓她根本控制不了的去哭,如果哭不出來,甚至會尋短見。這是特別嚴重的情況,很容易精神分裂。

  想到這,邵琬貞蹙了眉,看著自己親女兒淡淡說:“寶貝,在你心里,什么是自私?”

  “染染為什么自盡,我比她明白,她是知道,這一次,她真的承受不住了,她永遠都不會放下裴東那小伙子!這樣,以后怎么辦?她已經抑郁了,她會分裂的,你知道嗎?到時候,圓圓,我的外孫,會過到怎樣的日子?你知不知道做父母,最不負責任的事,就是在自己并不能夠負責任的狀態下,生下孩子,用錯誤的狀態去撫養孩子。“

  【“就像你還小時,隔壁小陳的媽媽,夫關系破裂,她去到外地獨自生活,說是為了小陳打拼,自己卻生活一點不節儉,每個月從牙擠出不到一百塊寄回去讓小陳給買幾張牛票,給別人卻說衣食住行全是她供養的;上大街購物時,稍微鬧點不愉快,就當大街人面狠小陳耳光,然后絲毫不擔心的看著他那么小一小孩半夜十點鐘獨自走夜路回家,很多次!回去了,還罵是辛辛苦苦當保姆才養活好她兒子的老陳太,在離間自己母子關系;“

  ”她 每年只回家一到兩次,每次都毫無意外會鬧得小陳家底朝天,得小陳才豆點大就自殺,讓他們快點離婚徹底斷了,自己卻絲毫沒意識到給孩子帶來多大痛苦,總說不離婚,是為孩子好。甚至從小陳沒上學開始,每年回家就都會講述一遍,她爸爸是怎么打她,怎么她,讓他記在骨頭里,去恨自己爸爸。“

  “小陳十四五的時候,終因為家里太窮輟學,去到那座城市投奔他媽媽。她卻因為自己生活的不愉快與創傷,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就好像習慣一樣,掃地時、吃飯時,總能挑出莫須有的借口,每天都會罵的他狗血淋頭,一罵又至少是三四個小時,盡情宣自己的情緒,連著三年,就跟地獄一樣,時不時就讓他滾回老家,他真要走時,卻以自己會去大街上哭鬧為由,他別離開,這樣折磨著;“

  ”后來,小陳找到了自己喜好,他沒得到支持,得到的只是窩囊廢、沒出息這樣的羞辱;等他在這喜好稍微鉆出些門道來時,她卻又跟別人說,自己當初是在盡全力支持自己兒子;正好像她跟別人說自己從小在他身上花了好多錢,可當小陳與她當面一碼碼算清時,衣食住行加所有學費,卻不過,不到三萬塊…因為他從十六歲就跟她沒要過一分錢了,不敢要,比借高利貸還抵觸。“】

  ”給孩子留下一層又一層陰影,末了,自己腦袋里永遠都有那個安慰自己的說法——父母的愛,是最偉大,最無私的…“話落,邵琬貞深深蹙眉:“小染,你想讓媽媽的外孫受到這種傷害嗎?你相信媽媽,媽媽見過太多人和事了,像染染這種心結,只會變得比小陳他媽媽更嚴重!她是知道自己時間長了定會失控,所以,才放得下圓圓,是讓他不受到自己的傷害啊…你明白嗎?“

  小女孩沒回答,她想起曾經對那戶人家的回憶,不知該怎么反駁;邵琬貞則擔憂的望向魂魄越來越淡的裴東:“如果你還覺得染染自私,那裴東呢,你覺得他也自私嗎?他不能辜負染染,不能欺騙你,卻也要成全你,他魂快散盡了,寶貝,你不能再執拗了!”

  聞言,小女孩猛地一驚,清醒過來。她看著裴東,看著這個讓她魂牽夢繞的男人,看著他的付出,她突然明白了許多;咬了咬,她的分身忽的消散,正體,則睜開眼睛,猛地一把將裴東推開。

  裴東已經完全死氣沉沉的眼神,便立時恢復了清明,飛散的魂魄,也逐漸歸位。他什么也沒說,只是蹙著眉靜靜的看著她;她則抿了抿,低喃道:“我,明白了…”

  “裴東,你沒變,一點都沒變,還是那個,能讓我用命去愛的男人。”

  “那你,一定要照顧好她,不要傷她心,不要再沉默寡言,不要讓她跟我一樣,就憑著那份愛的執念,任由自己作繭自縛。”

  “裴東…我愛你。”

  話落,血的淚順著微笑的弧度滑,還不等裴東反應過來,一束強光,突然從她頭頂溢出,瞬間灌入裴東的軀體。裴東瞪圓了眼睛,要說什么,魂卻已經隨著光芒消逝,而極快的消失在了這個黑暗的世界里。

  小女孩笑了,笑的很自嘲。她足足在血河等了三百年,才等到地藏王開恩,讓她重返間,候得他終焉后與自己一起去投胎。但她等來了什么?

  等來了自己放棄,等來自己破滅了自己的靈魂,給他與她的愛,延續下去的一線生機。

  但為什么心里,反而有種釋懷的感覺?

  她抿抿,背靠在桃樹下,等待靈魂被地底的噬。可是過了半晌,都沒見到那些可怖的東西浮現。反而,枯黃的小草,又從一個角落開始煥發生機,綠意蔓延了整塊草坪;身后的大桃樹,眼可見的茁壯生長,又有了綠頂,粉花,與碩大的桃果。

  “媽媽…”

  她惘而震驚的朝邵琬貞望去,卻更驚訝的,在她慈祥的笑容背后,看見了寶相威嚴的佛陀幻影。佛陀厚厚的嘴張開,發出神圣縹緲的聲音。

  “薛染,你執著于怨念三百余載,終于找到了你的因,修成正果。”

  “那么,這里已不是你的歸屬,輪轉之門,正為你開啟。”

  話落,所有異像都消失了,好像什么也沒發生過;小女孩怔怔望著微笑的媽媽,半晌,笑著,出了兩行眼淚。她什么也沒說,站起來,牽住媽媽的手,很平靜的朝漆黑無物的天空,慢慢走了去。

  -----

  “小染?小染!”

  一道急迫夾雜驚喜的聲音,將我從沉眠中喚醒,我緩慢的睜開眼皮,用手擋了會兒光,才困惑的看向眼前的戈薇:“小薇姐…我這是在哪兒?我怎么了…”

  戈薇聞言笑容收斂,咬著不說話;旁邊薛英嵐則直接哭了出來,哽咽的喊:“還問你怎么了?你個傻瓜!為什么要服毒自殺?你嚇死我了,你知道嗎?”

  自殺…

  對啊,我好像,是這樣做了。

  我虛弱的坐起來,戈薇不動聲抹掉眼角的淚,笑著給我遞來杯熱水,道:“還好,還好,沈醫生說,不知道為什么,毒素侵入心臟后,你本該已無救了;可是,我跟你姐正要跟著護士,把你抬進太平間時,你的心跳儀卻又跳了起來,這才有時間換血施救…你這傻姑娘,這次算傻人有傻福,但以后再這么沖動,別說是我戈薇的朋友,我就沒這么傻過!”

  “是嗎老媽?嘖嘖,您現在說謊話都不臉紅了,真不愧是我的女強人終極奮斗目標!”

  站在門口的顧薇安這樣戲謔道,戈薇臉一紅,頓時追了出去。

  我懵懂了半晌,呼吸卻猛地一滯:“媽媽…”

  “那媽媽呢?姐姐,媽媽她還在病房吧?她沒出什么事吧?”

  薛英嵐抿不語,默默擦眼淚;我由頭到腳的麻痹,眼淚不由自主的出來。

  媽…

  媽!

  薛英嵐將掙扎著要站起來的我摁住,淚中帶笑說:“你別急,小染,我是看著媽媽走的,就在你剛被送進醫院后。她走的特別安然,她說,她命數到了,該享受的福,也都享了,她要去另一個地方照顧你…所以,就連這最后一個心愿,她也完成了,小染…生亡終有時,媽媽這一生卻很圓,對嗎?”

  我什么話也聽不進去,只是將頭埋進她窩里,嚎啕大哭著,大抵是身體還很虛弱,沒哭一會兒,就昏了過去。

  夜半,樓頂…

  我穿著病服,走到柵欄前,憂愁的望著那輪蒼月。

  我不明白,蒼天為何對我如此絕情透頂?它帶走了我愛人,我要隨他去,它卻不收我,反而,又帶走了我媽媽…

  思緒至此,我緊緊咬著牙齒,眼淚又默默溢出。我看著黑漆漆的樓下,某種強烈的情緒,催攆著我往下跳。

  “這里的夜空,好像也沒那么美。”一道熟悉的,深沉的聲線,卻叫我僵硬的,側過臉去。

  我看見,他一身深紫西裝,筆而修整,就站在我旁邊;他仰眸望著皎月,眼睛炯炯有神,嘴角淡淡的笑意,被風揚起的碎發,對我而言都是致命的吸引。

  “但為什么,又這么特別,染染?”

  “是不是因為,它寄托了你對我的思念。”

  我沒說話,我緊緊咬住下,然后不到半秒,淚水涌淌而出。我猛地扎進他懷里,抱住他肢,臉緊緊埋進他懷里簌簌哭泣。

  “放開…這里風太大,下去了再抱個夠。”

  “我不要,我不放!是夢,又是夢!但這次我不會醒了,我死也不要再放開你,我這輩子也不會再放開你!”

  裴東靜靜看著我,眸底出心疼。他沒說話,默默將風衣扒下來,披在我背上,然后摟著我,下巴緊貼我的額頭。

  “染染…我好像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夢,夢里有你。”

  我心里一驚,旋即哭的更難過:“我也夢到你了…夢到你被鏈子著,讓他們拖走。”

  裴東微微一笑,他轉手從口袋,掏出那串紙星星。看了幾秒,揚手撒天空:“我一直覺得我放不下,但好像其實,對你動心開始,就已經完全放下了。這樣,對她也好,她應該去尋找,更幸福的人生。而我,要捐獻一半的資產,用她跟你媽媽的名義去做慈善,以后賺的所有,都一樣。”

  話落,他俯身吻了吻我的嘴,再抬起來,溫柔笑著凝視我:“你呢,我的染染?”

  “是要繼續抱著我,活在夢里;還是跟我一起走出這夢境,去擁抱我們幸福的未來。”

  “當然,你并沒有選擇。”

  他摟住我的,就那樣夾著我朝電梯走去;我哭了半晌,才哽咽著,害怕的抬起頭:“裴東,難道這真的不是夢嗎?你還活著,你回來了?”

  裴東步子一頓,忽然俯身將我公主抱了起來,腦袋埋進我懷里,深深的呼吸:“是真的,我回來了,染染,我放不下你。”

  “我愛你,我怎么忍心看你孤孤單單?我要照顧你一生一世,我要愛你,永遠像朝陽那般熾烈,永遠生機發。”

  我感受到口溫熱,驚了驚,旋即心里酸酸的顫抖道:“裴東…你哭了嗎?”

  他沉默冷毅,他抱著我,漫步在月光下,好像有永遠走不完的路;我緊貼他膛,溫熱感動的眼淚一行行淌,明天是怎樣,我好像已經看見了。

  就在我們腳下。

  就在我們心里。

  沐浴著陽光。

  浸潤著細雨。

  有偶會緬懷昔日崢嶸。

  今時永遠道不完幸福。

  原來上天早賜予了我最大的恩惠。

  便是兩個人在一起,歲月靜好,花開花謝,卻永遠說不夠的一聲愛,永遠,走不完的一段路。

  -------------

  相信愛情,永遠堅定著美好,善良著內心,浮沉里的兵荒馬,就并不擾歲月靜好,也帶不走命運給你給我,一份不離不散的夙愿——致我最親愛的讀者。

  小薇。(END)

  ----

  兔子眼:睜著眼睛睡覺的人

  完結了,完結了,跟青光一樣,寫的小薇淚。小薇希望親愛噠們都會有那樣一條走不完的路,小薇希望你們永遠健康平安!永遠天真無!永遠幸福透頂!

  (PS:這個重生的轉折,小薇是看過那天在書評幫小薇留言的朋友的書后構思的。它有它的邏輯設定,好像血河,就是地府里一條血的河水,代表著怨氣,誰死后靈魂有怨,就會陷進這里,好像兩塊磁石互;而血河是永遠不會停止湍不息的,靈魂也就爬不上岸,會一直被困在里面,除非化解掉自己的怨氣。

  而染小姐,在文中裴東自散魂魄時說的“它們“,是指看不見的怨鬼,裴東將自己靈魂分給它們,凈化它們魂魄里的怨念,是在給染小姐積德,想要她超生投胎。

  另外,文中其實也喻了,但小薇跟親愛噠們解釋下——染小姐,一直以為自己不能超生的怨念,是因為她放不下裴東,所以她一直在等裴東,覺得他死后,兩人又在一起了,自己怨也會散可以一起去投胎;但其實她的怨念所在,是她恨她自己,當時太沖動,以為自己自殺后會救贖裴東,卻反而是把裴東困進了陰暗與痛苦的牢籠中,她不想他這樣痛苦,她想解放他,這才是她的怨念。

  所以當她用自己的靈魂,填補了裴東的壽的時候,其實就正代表著,她真正的看到了自己的因,并且,也釋懷了,所以她已經修成正果,可以去投胎。【她以前也救過小染和圓圓,是用鬼力用了裴東的壽,她想裴東快些下去陪她,以為她覺得裴東其實并不是真的愛小染,她覺得他愛的只有自己。所以裴東得了多器官衰竭,所以裴東一個不信命的男人,才在終焉前,跟沈教授說了那些關于因果輪回的話】

  而小染的命,其實大家應該能看出來,是邵媽媽救得。人到終焉時,已知天命,她幾乎跟小染同時死亡。因為她是個大善人,從沒做過壞事,只做過善事,她德了很大德,這便能讓她下輩子投胎到很好的人身上去,便是果報;但是,她放棄了這個機會,用它吊住了小染奄奄一息的一口氣;

  而小染,剛剛死亡后,其實見過裴東,只是忘了,因為她見到裴東后自然要跟著他不撒手,所以裴東狠心吃了她主宰感情的那一魄,她喝了孟婆湯,自己因此染上罪業,淪為惡鬼不能投胎,然后被染小姐救贖了。

  整個輪下來,其實是四個人的輪回果報。

  另外,小薇用黑框圈起來,邵媽媽說的那些話,之所以在開頭提醒大家不用看,因為那正文無關,那是小薇一個同事的親生經歷,他也在看小薇的書,小薇也便是代他,傳達下他對為人父母的看法吧,希望親愛噠寶媽們對寶寶成長過程也要多關心些,畢竟小孩心理很脆弱,很容易留下陰影

  哈哈,對不起啊大家,小薇說了這么多題外話,因為旁述寫不完,但大概就三四分錢左右,寬恕小薇這次吧。

  最后,愛你們,真真的愛你們!舍不得你們,小薇說不定下本書什么時候寫,但寫出來,會通知大家的,而且是在確定心態沒受到影響,書質量很好的情況下。

  祝福你們,永遠幸福快樂!
( ← ) 上一章   瘋狂欲望   下一章 ( 沒有了 )
神級大老板奇門圣醫雇傭兵王橫行怒寵小嬌妻余罪都市之紈绔天超級學霸天才名醫最強穿越者欲罪我做荷官那些
讀者小說網為您提供由戈薇最新創作的免費都市小說《瘋狂欲望》記144 絕筆&及瘋狂欲望最新章節記144 絕筆&重生-在線閱讀,《瘋狂欲望(完結)》在線免費全文閱讀,更多好看類似瘋狂欲望的免費都市小說,請關注讀者小說網(www.hdst.icu)
微信捕鱼赢现金手机版
中国福利彩票有5分快三吗 贵州快三计划 王者至尊2彩票能玩吗 浙江快乐12下载 最新时时新闻 幸运农场走势 庄闲的80%赢法 大乐透19056小林推荐 幸运28计划 幸运飞艇在线一期五码计划 白小姐中特网?王中王 时时彩漏洞贴吧 极速时时开奖管我 快乐12购买 快乐123开奖结果 黑龙江时时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