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話天鵝湖》第十章全書完及《大話天鵝湖》最新章節在線閱讀
讀者小說網
讀者小說網 穿越小說 重生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官場小說 架空小說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校園小說 網游小說 競技小說
小說排行榜 推理小說 同人小說 經典名著 耽美小說 科幻小說 綜合其它 熱門小說 總裁小說 靈異小說 鄉村小說 短篇文學 重返洪荒 官道無疆 全本小說
九星天辰訣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罪惡之城 官路紅顏 雄霸蠻荒 蒼穹龍騎 孽亂村醫 絕世武神 神武八荒 主宰之王 女人如煙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讀者小說網 > 熱門小說 > 大話天鵝湖  作者:Anonymous 書號:48631  時間:2019/7/10  字數:5085 
上一章   第十章 全書完    下一章 ( 沒有了 )
  懷孕到第八個月,瑪利亞教母開始犯孕吐了。她每天捧著沉重的大肚子,卻不停地悶惡心,不得一刻安寧;更嚴重的是飲食規律遭到破壞,使她和腹中的胎兒都得不到需要的營養。

  教母身邊的人都焦急萬分,教母心里也有些慌了。她擔心自己已經撐不到分娩的時候,也擔心腹中這最后一個孩子還未出世就夭折;她不愿對不起保羅和他的父母。所有的辦法都嘗試過了,但沒有效果。教母屋子里堆了各種止吐的酸澀食物,但她還是嘔吐得直到昏過去。

  “只有一個辦法…特勒撒…” 某次昏之后,醒來的教母對照看她的嬤嬤說“你陪我…每天步行去教堂祈禱…我必是遭到了圣母責罰…”

  “我的主人…每天走過去,您怎么受得了呢。”特勒撒憂慮地說。

  “只有這條路了…我一定要保護這個孩子…我們現在就去吧…”教母說著,便從上撐起身子。特勒撒趕忙為她穿好鞋子,又罩了一件厚披風給她。教母被特勒撒攙扶著剛站起身,就感到一陣頭暈,接著捂住口干嘔起來。

  “嘔!嘔——唔!唔…”特勒撒扶她坐下,替她口說:“教母…我們還是不要去了吧…”

  “不…一定要…一定要去…”教母一手捂著口,一手在特勒撒的攙扶下走出了屋子。

  兩人步履艱難地進了教堂,特勒撒扶教母在圣像前吃力地跪下。教母著大肚子,雙手疊放在臺上,低頭虔誠地祈禱。不一會,教母就忽然抬起頭,捂著嘴干嘔起來。

  “嘔!嘔!唔——” ,特勒撒趕忙將她抱在懷里,焦急地問:“教母!你沒事吧?”

  教母靠著特勒撒,跪坐在圣賢前的軟墊上,她虛弱無力地捂著胃部,嘴角淌下一絲清:“啊…沒事…呃!呃!…嘔唔…”她息了一刻,又開始干嘔起來,由于不過氣,終于昏倒在特勒撒懷里。

  “教母!教母!”就在這時,保羅從教堂外跑了進來“嬤嬤!教母怎樣了?我剛才去看你們,屋里沒有人,后來才知道你們來了這里!”

  特勒撒掏出嗅鹽,給昏中的教母嗅了嗅,教母才悠悠醒過來。

  “教母…”保羅心疼地將虛弱的教母抱在懷里,一手輕輕著她的大肚子,深情地食著她嘴角殘留的跡漬。

  “我沒事,保羅…呃…”教母虛弱地說。

  “教母,我抱著你回去吧,另外還有事稟告你呢。”保羅說。

  “呃…這不可以…”教母著隆起的腹部說。

  “聽我的吧,現在您是病人。”保羅溫和而堅決地說,一邊橫抱起教母,向門外走去。

  保羅要稟告教母的事,是近來有羽翼大陸的多國王室,給教母寫了一封信,擁護她廢除天主教,創立拜孕教;向羽翼大陸推崇生殖崇拜,使大陸繁榮興旺。

  教母認為這是件好事,但自己身體狀況實在不允許。她在病上口述回信內容,令保羅代筆。大致的意思是自己年事已高,她推舉保羅做第一任教皇。

  “保羅…這件事情恐怕還要大費周折…”教母在保羅深情款款地親吻她的大肚子時,憂慮地說。

  保羅從她高聳的腹部邊抬起頭,說:“教母,這件事交給我吧。但您要答應我好好休養,我愿意替你每天到教堂禱告。”

  “哦…保羅…真是我的好孩子…”教母無力地向他抬起手臂說。

  保羅上前握住教母的手,并深情地吻她的酥和腹部,說:“親愛的,你的好孩子在這里面呢。”

  教母在一陣銷魂的吻中嬌幾聲,急著說:“呃…保羅…成立新教的事情…要盡快,盡快說服他們…教母,教母的時間…不多了…啊…”她的話還沒說完,就被保羅用嘴堵住了嘴“親愛的,”保羅說“我盡快,但我不許你這樣說。”

  接下來的這段時間,保羅一直忙于給各國的王族回信。他起草了新教的教宗,明確了新教的好生之德,尊重生命,以及貧富平等等精神;并承諾,一定在最短時間內將新教的修道院和教會醫院開設到各國的國界內,使每一個國家的每一個人都得到教會精神的關愛;他甚至自作主張地表示,自己雖然可以出任第一任教皇,但他要立瑪利亞教母為新教信奉的神祉,——如同天主教信奉圣母瑪利亞一樣。

  保羅的游說得到了各國王室的響應,有大部分國家的王室成員甚至馬上申請成為新教的教徒,并約定一個月后的一天舉行教皇的加冕典禮。大獲全勝的保羅興高采烈地來找教母,想告訴她這個好消息。

  教母的身孕很沉重了,由于保羅每天都時間去替她祈禱,長期折磨著她的孕吐終于停止了,她的身體也變得更加虛弱。特勒撒嬤嬤每天都調配各種滋補料理給她補充營養,調理身子。

  推開門,只見教母的臥室里十分幽暗。教母躺在松軟的大里,上身微仰,靠著靠墊;為了防止早產,她的身下墊了許多墊子,把兩腿分開墊得高高的。保羅輕輕來到正在閉目養神的教母身邊,深情地吻住她的嘴

  盛大的加冕典禮終于到來了,出席典禮的各國王室成員達到了上百人,平時空的修道院大教堂竟顯得擁擠不堪了。

  大廳最前端的圣像已經拆除,取而代之的是一張華麗的王座。聽眾席是原有的一排排長凳,最前排正中間放置了一張寬大柔軟的扶手椅。

  貴賓們均已到齊,就在這時,臺側的門開了,特勒撒嬤嬤攙扶著臨盆在即的瑪利亞教母慢慢走了進來。

  今的教母將銀白的長發挽成端莊的厚髻,瘦削的臉龐上帶著著欣慰的微笑;她臨產的日子就在這幾天了,由于年事已高,又身懷重孕,虛弱的體質令人擔憂。她的雪白的長袍裹著腹部,雖然衣服已經很寬 松,但也在腹部四周留下一絲絲的褶皺,使腹部更加顯得圓滾滾的。

  保羅見教母到場,連忙上前攙扶,教母依偎在保羅的懷里,慢慢走到扶手椅前坐下。

  儀式開始了,首先由尼古拉斯神父宣讀新教教宗,保羅則恭敬站立一旁。

  他的衣著沿襲了修道院的等級風格,華麗的雪白長袍上繡著金線花紋;莊嚴肅穆的表情上帶著一絲不安,眼神不時地偷瞄著祈禱席中坐在第一排的特勒撒嬤嬤和瑪利亞教母。保羅和特勒撒嬤嬤本來都再三勸阻教母出席今天的儀式,但她執意要來。

  教 母莊重地坐在特設的寬大松軟的靠背椅里,她被肚子迫得呼吸有些急促,一只手托著后支撐在扶手上,另一手在隆起的腹部上來回按摩著。全場很安靜,都在傾聽尼古拉斯神父宣讀教宗。

  突然,一陣劇痛滑過教母的腹部,她輕輕仰了仰頭。這個小小的動作引起身邊特勒撒嬤嬤的注意,她擔心地低聲問:“教母,身體不適嗎?”

  “噢…沒什么。”教母的手捂在腹底,同樣低聲地回答。過了一會,教母的身子又搐了一下,一聲輕又飄到特勒撒嬤嬤耳朵里;她側頭看看教母,吃驚地發現教母捂著腹部,表情痛苦。

  “教母,怎么了?!是不是肚子痛?!”特勒撒著急地問。

  “我不要緊!請安靜!”教母有些嚴厲地低斥著。特勒撒不敢問了,但已經開始密切注意著教母的表情。

  教母雙手緊按著腹部,呼吸逐漸變得輕而急促,她的雪白長袍包裹著的臃腫身軀陷在椅子里輕輕動著。

  “哦…啊…”她終于忍不住呻出聲,渾身開始一陣陣輕輕的顫抖。

  “教母——!您開始陣痛了,我扶您出去吧!”身邊的特勒撒嬤嬤焦急地緊握著教母支撐在扶手上的胳膊,低聲央求著。

  “特… 呃…特勒撒…我,我不能出去…我一定要…要撐到…”說到這里,教母停頓下來無聲地緊咬著嘴,忍受著剛剛襲來的劇 痛,待疼痛過去,又繼續低聲說:“撐到…親自給保羅加冕…啊…”說著,她托著后的手緊緊抓住特勒撒的手,繼續顫抖著忍耐著陣痛。

  保羅在臺上早看到了教母的異樣,他擔心極了,但是礙于堂貴賓都在聚會神地傾聽,又不好打斷儀式的進行。

  終于,教宗宣讀完畢。保羅款款走上前,在王座上坐下,這時,該由瑪利亞教母為他戴上王冠,并將權杖付在他手里。

  終于熬 到了這一刻,瑪利亞教母雙手緊緊捂著腹部,幾乎無力從椅子里站起身;尼古拉斯神父趕忙跑下臺,和特勒撒嬤嬤一起將教母攙扶起來。

  教母痛得后仰著身軀,背后 是特勒撒和尼古拉斯的手在緊緊托著她,身前是特勒撒和尼古拉斯的另一只手在托著她的大肚子,她的雙臂張開搭在兩人的肩膀上,就這樣舉步維艱地一步步走上 臺。每一陣劇痛襲來,教母都渾身搐一下,她仰頭微閉著雙目,咬著嘴忍耐著,艱難地走到保羅面前。

  堂的賓客都已發現了教母的異樣,紛紛低聲議論起來。

  保羅坐在王座里,心疼地仰望著痛苦的教母,他幾乎要站起來把教母抱在懷里。教母卻用安詳的目光制止了他,然后她慢慢轉身,雙手接過皇冠,就在這時,腹中又是一陣劇痛,她的身子搖晃了一下,幾乎要摔倒;保羅忍不住伸手抱住了教母的身,在教母的腹部上親吻了一下。

  教母腹部,一手托著皇冠,一手撐在保羅肩上,感受著保羅在腹部上的親吻緩解了陣痛,她吃力地將皇冠戴在保羅頭上,就乏力地一手捂著腹部,歪倒在尼古拉斯身上;尼古拉斯一手環保著母親的身,一手替她著腹部,身邊特勒撒嬤嬤接過權杖,遞到教母面前。

  教母靠在尼古拉斯身上,按著腹部息了一會,雙手接過權杖,遞到保羅面前;由于陣痛,她幾乎已經不能自己站立,全靠嬤嬤和尼古拉斯的攙扶才能支撐。

  保羅接過權杖,忍不住站起來,在全場貴賓面前擁住臨產的教母,深情地吻住了她的雙。教堂里響起一陣掌聲。

  虛弱的教母用盡最后一點生命力娩出了保羅的孩子,然后就陷入了深度昏,直到第三天早上才蘇醒。一直不眠不休照看在身邊的保羅驚喜不已,特勒撒嬤嬤卻悄悄地流淚,因為她知道這只是教母的回光返照而已了。

  “保羅…”教母低如耳語地輕喚道。

  “瑪利亞,不,奧潔托!你終于醒了,我愛你!”保羅語無倫次地在教母耳邊呢喃著。

  “孩子…好嗎…我,我看看…”教母吃力地說。

  特勒撒嬤嬤趕忙把新生嬰兒抱到臨終的教母面前“是個漂亮的女嬰,教母。”

  “噢…我的天…”教母蒼白得近乎透明的臉龐上綻開燦爛的笑容,如同陽光照耀在她臉上一樣。她息著說:“保羅…幫我解開衣服…讓我喂一次吧…”她的手無力地抬起想放到前,終于還是垂了下去。

  保羅幫她解開衣襟,然后抱起嬰兒輕輕放在她的巨前;那嬰兒馬上抱住一只房,開始用力起來。

  “啊…喔…”教母無力地,斷斷續續說:“感覺得到…是個健康的孩子…真想看到她長大后的模樣…呃…我,一生乖戾多難…希望她…平安…我要去…追隨…約瑟夫…和絹代公主了…”

  說到這里,教母終于呼出最后一口氣。保羅和特勒撒嬤嬤都大哭起來。

  在這之后的一年間,保羅迅速擴張了新教的勢力;他吸引幾乎各國的王室成員加入新教,并把修道院和教會醫院開到羽翼各國,他的眾多兄弟姊妹都分別擔任了各國的神甫。

  瑪利亞教母被安葬在修道院的陵園里,臨近是約瑟夫主教和絹代公主的合葬墓。特勒撒嬤嬤在教母去世的當天晚上,竟也溘然長逝了,于是保羅又將她葬在瑪利亞教母墓邊。

  大教堂被修繕一新。墻壁上懸掛了兩張新制的巨幅油畫;第一幅是約瑟夫主教與絹代公主的造像,畫中華麗的臥榻上,約瑟夫主教身穿黑色長袍,正俯臥在臥榻上, 身邊仰臥著身穿粉長袍的絹代公主。

  公主的衣襟敞開著,出半截豐和深深的溝,大主教正用一手探進公主兩腿之間的裙下。公主著高聳的腹 部,表情恍惚而嬌媚地仰視著大主教。

  另一副油畫是瑪利亞教母和特勒撒嬤嬤的造像。特勒撒嬤嬤攙扶著身懷重孕的瑪利亞教母,教母一身雪白的長袍,頭靠在特勒撒嬤嬤肩上,這使她的滾圓的腹部向畫外高著;特勒撒嬤嬤一手環抱著教母滾圓的身,一手著教母的大肚子。

  教母的手臂搭在嬤嬤肩上,另一手卻抱著一名金發藍睛的俊秀男嬰;那男 嬰伏在教母高高起的腹部上,兩手按在教母低垂的衣襟里,眼睛卻慧黠地注視著觀眾,和這個喧囂的世界。

  【全書完】
( ← ) 上一章   大話天鵝湖   下一章 ( 沒有了 )
媳婦的蛻變女友佳琳賢妻綠公滛記我的表妹小雅我的初戀女友炎夏后的白雪紅顏奪命夢鎖金秋荊棘花園天使寶寶小蕩婦麗塔
讀者小說網為您提供由Anonymous最新創作的免費熱門小說《大話天鵝湖》第十章 全書完及大話天鵝湖最新章節第十章 全書完在線閱讀,《大話天鵝湖(完結)》在線免費全文閱讀,更多好看類似大話天鵝湖的免費熱門小說,請關注讀者小說網(www.hdst.icu)
微信捕鱼赢现金手机版
北京pk哈赛车官方网站 爱配资官网 北京pk拾赛车免费计划 重庆时时精准全天计划 pk10走势技巧稳赚 时时彩万能6码公式 布鲁日 幸运飞艇回血技巧公式 澳客比分直播即时比分 彩票刷返点 万赢棋牌抢庄看牌牛牛 被九号彩票骗了 时时彩注册送88元网站 快乐时时开奖号码 胆内包块是什么意思 二人麻将赢钱技巧